NMN是目前健康领域最具潜力的物质之一,也是当今社会最受欢迎的健康物质

NMN是目前健康领域最具潜力的物质之一,也是当今社会最受欢迎的健康物质。目前,以NMN为核心成分的健康产品已广泛应

NMN是目前健康领域最具潜力的物质之一,也是当今社会最受欢迎的健康物质。目前,以NMN为核心成分的健康产品已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地,NMN已成为人们促健康的主要手段。然而,除了NMN,人们还采取了许多其他手段来祈求长寿。
以热量限制(CR)为代表的饮食限制是一种简单而不侵入性的代谢控制方法。2个大型临床试验显示,限制卡路里能减少与健康有关的生物标记,并降低各种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保护成年人的各种干细胞。
虽然其作用机制研究主要集中在能量代谢调节电路(如胰岛素/IGF1信号和MTOR)上,但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它还可以通过影响DNA甲基化、组蛋白修饰和RNA剪接来延缓衰老引起的表观遗传变化。
热量限制对的影响也反映在生物钟上。鼠表皮干细胞和肌肉干细胞中的白天转录组会随着衰老而重新编程,改变基因表达的趋势。这种年龄相关的转录组重新编程可以受到长期热量限制的抑制。
人体细胞可通过多种重组策略来恢复其多方面功能。有一项实验,研究者将OSKM-重组小鼠的体细胞核,使其恢复为胚胎。由这个胚胎发育而来的成年老鼠没有任何早衰症状。因此,细胞重编程可能有能力重新设置衰老时钟。
从百岁老人和早衰患者体内获得纤维母细胞,可诱导为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对端粒长度、基因表达谱、氧化应激长度、基因表达谱、氧化应激、线粒体代谢功能等进行了改造。OSKM的表达在表观遗传学上可引起大规模染色质重组。此外,OSKM可以改变染色质结构和染色质景观,借助各种转录因子和表观遗传酶。
更重要的是,在重编程所导致的逆向衰老过程中,细胞功能逆转发生逆转,而且这种后生因子如H3K9me3甲基转移酶的抑制,将极大地减少衰老细胞的逆转。这些发现表明表观遗传在细胞重编程的逆衰老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
异常共生是通过手术将年轻和老年动物的循环系统结合起来的一种研究手段。这样,手术双方就可以交换血液中的免疫细胞和分泌因子。异常共生可以缓解老鼠各种衰老相关的免疫反应下降,减少干细胞衰竭,最终改善各种组织的年龄相关功能障碍。
异常共生的具体机制尚不清楚。大多数研究结果都表明,纤维细胞生长因子21(FGF21)是影响其形成的关键因子。但是,根据异常共生现象可以恢复老年干细胞的分子特征,使其在年轻状态下被发现,老年人小鼠的微环境受小鼠循环系统的影响,并降低了年龄相关的表观遗传变化。异常共生可以老年老鼠不平衡的表观遗传状态也支持这一假设。
其中二甲双胍、雷帕霉素等抗衰老药物效果较好。二甲双胍可调节表观遗传酶活性,如AMP激活蛋白激酶(AMPK)(HATS、HDACS、DNMTS)。稳定TET2,二甲双胍也能抑制AMPK在TET2磷酸化过程中的水平变化(与DNA去甲基化相关)。雷帕霉素能够延缓小鼠干细胞老化所引起的表观遗传特性的累积。
阿司匹林也是其他抗衰老药物。其代谢水杨酸能抑制HATP300,引起心肌保护线粒体自噬。
另一种可能是一个辅助因子,它包括JumonjiC域脱甲基酶(JumonjiC域脱甲基酶的辅助因子),它能引起组蛋白去甲基化,并且去除经过重组程序处理的基因记忆。
衰老细胞在体内的积累是衰老的一个主要特征。去除p16NK4A蛋白表达的老化细胞,可以延长老鼠的寿命。Senolytics是一种具有强烈特异性的新型抗衰老药物。以达沙替尼为例,目标是清除老年脂肪祖细胞,而槲皮素能有效地清除人体内皮细胞和小鼠骨髓干细胞。还发现槲皮素可以调节DNMTs、HDACs和组蛋白甲基转移酶的活性,修复衰老间质干细胞的异染色质结构。
后生组的衰老年轻,可作为维持组织功能、延长寿命的重要环节。这一章将分析表观遗传调控和细胞事件的关系,并通过分析关键的生物回路来研究表观遗传调控和它们的逆转之间的关系。
反转表观遗传和线粒体线粒体可提供许多表观遗传修饰的基质,从而调节生物寿命。功能障碍的线粒体通常积聚在衰老细胞中。但是,一些抗衰老手段,如热量限制、部分重编程、异常共生和药物干扰,可以导致线粒体功能修复。
另一种连接表观遗传调节和线粒体的代谢物是NAD+和sirtuins的辅助因素。高浓度NAD+可提高线粒体功能,补充干细胞池,延长小鼠寿命。大量试验显示,NAD+前体,如烟酰胺单核苷酸(NMN)、烟酰胺核苷(NR)等对NR的补充剂,在动物模型中也有同样的作用。
这些实验表明,线粒体在衰老过程中与表观遗传组相关联。一方面,环境因素影响线粒体功能的调节;另一方面,线粒体代谢,线粒体代谢酶的重要产物,相互作用,共同调节寿命和衰老。
反分为长端重复(LTR)和非长端重复(non-LTR)。它们共同形成了几乎一半的人类基因组。年轻细胞中的反转录转座元件受到异染色质的抑制。随着老化过程中异染色质结构的变化,这些元件开始被激活。
各种延长寿命的策略都会减少反转录转座元件的表达,表明它们可能与衰老过程有关。在CR中,CR能延缓异染色质结构的下降,从而抑制非LTR逆转录转座的表达。另外,CR可以抑制小分子RNA与染色质重组因子CHD1的相互作用,从而抑制逆转录转座的作用。
逆转录转座的抑制依赖于异染色质的完整性。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染色质松弛能激活逆转录转因子,进一步加重tau神经纤维缠绕。此外,抑制异染色质衰退和逆转录转座元件的活动可以逆转细胞和生命体的衰老。一般而言,逆转录转座元件的激活与许多老化相关的症状有关。通过保持表观遗传组的稳定性,抑制反转录转座元件的活动将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抗衰老研究方向。
随着年龄的增长,衰老细胞在体内的积累会引起内在的免疫活动和炎症。许多研究资料显示,包括热量限制、异时共生、Senolytics等,具有表观遗传调控作用的延年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