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技术再突破,瑞维拓NMN领先同行

NMN技术再突破,瑞维拓NMN领先同行|瑞维拓NMN改变了传统发酵方法的生产模式,采用了生物酶法的生产工艺。生物酶的生产模式模拟体内的代谢模式,使提取的NMN纯度不低于发酵提取的NMN纯度,生产模式操作简单,可大大降低NMN生产成本,降低NMN价格,为更多需要NMN的消费者带来好处。

  NMN(即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体内的天然物质,也存在于许多食物中。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作为NAD+的前体物质,进入人体后直接转化为NAD+,解决了NAD+分子量过大、无法直接补充的问题。研究证实,补充NMN不会影响补充合成方法中各种酶的活性。口服NMN后,对补充合成方法的各种酶NAMPT、PARP、NMNAT等活性没有影响,直接改变了NAD+在体内的水平。

  NAD+的作用是维持细胞核和线粒体之间的化学通信。如果这种联系减弱,就会导致线粒体的减少和缩短,以及线粒体DNA的突变,甚至导致细胞凋亡。线粒体的减少和缩短是细胞衰老的一个重要原因。细胞衰老是由不良系统引起的整个人体器官的衰老。因此,通过补充NMN来增加NAD+含量是一种重要的方法。口服后,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可以快速进入血液并作用于其他身体组织,从而增加NAD+水平。

瑞维拓NMN

  2013年,David Sinclair教授通过实验证明,两只条件完全相同的实验老鼠通过补充NMN增加了细胞NAD+的含量,获得了不同程度的衰老。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作为人体重要辅酶NAD+的直接前体,可以通过简单的口服快速补充体内逐渐流失的NAD+,激活长寿蛋白,起到抗衰老作用。

  近年来,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逆转衰老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引起了科学家和资本圈的持续关注。

  2017年,香港富豪通过特殊渠道服用美国生物技术公司提供的NMN,随后花费2亿元入股。

  2018年,随着霍伯麦在生物转化酶技术的突破,NMN将这一前沿物质实用化,命名瑞维拓进入市场,在高净值圈中广受追捧。

  瑞维拓NMN改变了传统发酵方法的生产模式,采用了生物酶法的生产工艺。生物酶的生产模式模拟体内的代谢模式,使提取的NMN纯度不低于发酵提取的NMN纯度,生产模式操作简单,可大大降低NMN生产成本,降低NMN价格,为更多需要NMN的消费者带来好处。

  在吸收效率方面,瑞维拓NMN不仅将白藜芦醇、紫檀芪、虾青素等物质精华科学配比,而且成分相互协调,相互促进,提高NMN的吸收效率。此外,该技术不会破坏人体内分泌系统和化学平衡,更有利于NMN成分的吸收。

  2020年,瑞维拓NMN在前一代基础上再次升级酶法生产技术,推出最新产品第三代瑞维拓NMN。该产品在合成技术、配方优化、吸收效率、基础含量等方面再次创下技术新高,使瑞维拓NMN的性价比翻了一番,进一步提升了瑞维拓NMN在NMN市场的地位。